大闸蟹窝

欲寻正宗大闸蟹,何须先问阳澄湖 18

      编辑:蟹蟹       来源:大闸蟹窝
 
■本报记者 任俊锰

在长三角,又到一年吃蟹时。9月23日是第二个“中国农民丰收节”,同日,苏州阳澄湖大闸蟹开捕。今年开捕节在苏州常熟市举行。在9月21日,江苏两处产蟹重地——淮安市洪泽湖、南京高淳固城湖,同日举行大闸蟹开捕活动。一个月前,泰州兴化市已宣布开捕螃蟹。

阳澄湖开捕前夕,记者走访号称“天下第一蟹城”的昆山巴城镇。9月20日,时至中午,邹建星已经接待了两位前来咨询的蟹农,接到了几通订蟹的电话。一位上海松江的老客户打来电话要订螃蟹,他说:“还要再过几天,现在蟹还比较嫩,最好等到国庆的时候。”

“怎样才能让市场真正考虑大闸蟹的生长周期?”2016年被认定为新型职业农民的邹建星在思考。此外,昆山新型职业农民还在思考,如何在阳澄湖围网拆除、注重生态环保背景下,不断提升大闸蟹产量和质量?如何能够让率先成名的阳澄湖的大闸蟹,能够真正体现自己的价值?

“小红旗”就是准入证

蟹农们爱谈往事。上世纪90年代末,昆山市政府鼓励在阳澄湖进行围网养殖大闸蟹,有人记得:“最早的一个围网面积达500多亩,政府还给补贴。”

“此前阳澄湖还有‘准入证’。”昆山巴城阳澄湖蟹业协会副会长顾根林回忆,本地渔民花400元买到一面“小红旗”,便可入湖,而没有阳澄湖水面的常熟及其他地方的渔民则需要800元,拿到“小黄旗”,以此区别。

其实,直至上世纪90年代初,阳澄湖大闸蟹并未形成品牌,大闸蟹大多是渔民在湖中散养,抓起来就吃,也谈不上大规模销售,此时蟹也便宜。“一串10只4两以上的也就1元钱。”顾根林笑着说,“稻田多,一看到水浑,准有蟹或鱼。”还有人说,小朋友下河游泳,只需十来分钟,就可摸上整整一脸盆螃蟹。

随着上世纪90年代阳澄湖畔建起旅游度假区,阳澄湖大闸蟹身价开始倍增。那时,来度假的上海人口耳相传,大闸蟹成了必买特产,价格甚至高达两百多元一斤。高涨的还有“养蟹热”,此时甚至不少企业职工放弃“工人待遇”回家养蟹、贩蟹。

早在1996年,阳澄湖内一道道围网分割着湖面,部分未获养殖水面的农民看到养螃蟹的高收益,开始零星在岸上开挖鱼塘。2000年,在昆山市全市农业结构大调整的背景下,巴城镇大力倡导群众开挖鱼塘,增加大闸蟹养殖。

率先成名、“江湖地位”甚高的阳澄湖大闸蟹,开始“上岸”到鱼塘去了。

大闸蟹不“上岸”不行

近些年,大闸蟹“上岸”则是为了“环保”。自2013年开始,苏州通过两轮阳澄湖生态优化行动,阳澄湖围网养殖面积到2017年底已大幅压缩至1.6万亩,只有顶峰时的15%左右。

大闸蟹不“上岸”不行,是因为“养蟹热”问题渐显。以前,阳澄湖内满是养蟹用的围网,在湖边一看,网眼密密麻麻。随之而来的是,湖水日渐浑浊,水体富营养化加重。顾根林记得,那时高速摩托艇几分钟便可将客人带上自家经营的蟹舫,但是苦于没有专业航道,“全部凭经验,最怕起雾”。当时的片片围网,就如同“迷魂阵”。2004年,阳澄湖内100余条蟹舫撤出湖面,“最大吨位有150吨,可以容纳200人就餐”,巴城镇政府为此补贴出2000余万元。“那时候,船上的生产、生活乃至厨余垃圾都是直接扔到湖中,污染可想而知。”巴城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秘书长李勇说。

为大闸蟹在岸上找到“新家”,巴城启动了“阳澄湖大闸蟹产业园区”三年建设计划,截至今年上半年,已有1.5万亩投入使用。计划主要服务于零散养殖户,在标准化的蟹塘旁,将看护房建好,并配备增氧设备、自动投食机等,蟹农可自带蟹苗养殖。“以前,在养殖池塘边,经常因泥巴路摔跤,现在都变成了水泥路。”今年57岁的阮忠说,他养蟹已有十多年。以前是摇着小船以增加水里含氧量,现在则是有专门增氧设备的标准化蟹塘。

邹建星虽然未租用标准化蟹塘,却看好它的“循环水养殖”。他认为,这样的蟹塘在进出水方面有着较大改善,能保证大闸蟹生长环境的水质。不过,也有蟹农指出,蟹塘也有可以改进的地方,比如,看护房面积比较局促,按照实际情况而言,这里要摆放网具、用药、水产,以及生活区域,但是根据蟹塘面积,房屋也“标准化”了。

总体效果不错。现在,巴城镇建有蟹舫苑、渔家灯火、春秋水城、临湖蟹市、正仪巴解蟹市场等五大蟹市场和美食一条街,有近3万人直接或间接参与大闸蟹经济产业链,创净收益超6亿元,而巴城所属的围网养殖面积已不足2000亩。

蟹农的老观念在转变

当下,洪泽湖、固城湖、阳澄湖等地的螃蟹相继开捕。有业内人士分析,每年哪里的螃蟹能在上市中领先一步,将对整个“螃蟹季”的市场定价体系产生较大影响。

“我们的蟹,大量上市还要稍微过几天。”邹建星说,自己一直对客户讲等蟹长好了再捕,“不然里面都是空的,会被骂的。”说这话,是因为他希望市场能够少受中秋节、国庆节等节庆影响,真正考虑大闸蟹的生长周期。

事实上,市场不仅会考虑上市时间,更在意的是大闸蟹品质。近来,巴城正加快培育大闸蟹产业实用人才,积极申报认定新型职业农民和农产品经纪人,以提升大闸蟹品质和市场开拓水平。今年7月,邹建星成为昆山市新型职业农民乡土专家团成员,最近他正忙着外出学习。记者见到他时,他刚参加完前往为期3天泰州的培训,“到一个地方,能学个一点点也行。”邹建星说,比如在金坛,就看到了有蟹农用地膜加护网,防止长草、保护塘岸的做法,让他眼前一亮。

一直以来,大闸蟹是一个“靠天吃饭”的行业,但现在正“看天管理”。比如,由于现在蟹塘的养殖密度有所增加,加之有时天气导致供氧不足,则会以“增氧”的手段给大闸蟹供氧,邹建星现有蟹塘30余亩,不同于一些蟹农每亩放蟹苗2斤,他则每亩放3.5斤,而且他的蟹塘每亩产蟹可达300多斤,比一些蟹农高出近一倍。在这批新型职业农民的带动下,老蟹农的一些老观念也在转变。以前,多用复合肥和尿素等培养养殖肥水,现在则用生物菌、氨基酸打造生物肥水,以满足大闸蟹品质提升。

此外,不少蟹农反映,“市场上到处都是阳澄湖大闸蟹,可是却到处都没真正的阳澄湖大闸蟹”。这是现状,也是问题。现在,昆山有了一批农产品职业经纪人。当地蟹农希望,能够以此加大推广力度,帮助当地农民销售当地产的大闸蟹,让阳澄湖的大闸蟹真正体现自身的价值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