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闸蟹窝

1688“纸螃蟹”实际售价188元,成本还能打折,电商直采能否将它打回原型?

      编辑:蟹蟹       来源:大闸蟹窝
 

秋风起,蟹脚痒,阳澄湖大闸蟹开捕,老餮们最期待的“满膏满黄”味道近在咫尺。不过今年蟹市刚起,就曝出“纸螃蟹”缩水的问题:一张标注“1688型”的大闸蟹提货券,实际售价只要188元;如果消费者收到的螃蟹不足提货券上标注的重量,那么这张“纸螃蟹”可以继续缩水,可能只值几十元。

“‘纸螃蟹’缩水已经是老问题。这里面既有宣传噱头,也有信息不透明的问题。”某大闸蟹养殖合作社的负责人杨先生告诉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,“说实话,‘纸螃蟹’是‘吃的人不买,买的人不吃’,如果是自己吃大闸蟹,懂经的人肯定不会买‘纸螃蟹’。其实,这两年大闸蟹销售互联网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,‘纸螃蟹’标价虚高的问题会有所好转。”

“纸螃蟹”虚标价格维权难

“‘纸螃蟹’在八九年前刚出现时,票面价格还不像现在这样标注得‘野豁豁’。”杨先生说,当年生鲜电商还不如现在那么发达,只有部分“头脑灵活”的大闸蟹养殖户开始用“纸螃蟹”预售产品,或满足部分用户的送礼需求。当时,“纸螃蟹”上的标价已经要比实际售价高一些,“为的是送礼好看,所以大多以‘8’结尾,便宜的大概368元,贵些的688元都有,实际售价再打个折。慢慢地,有的蟹券销售公司为了‘送礼体面’,价格越印越离谱,1000多元的都出来了;后来可能觉得水分太大,就不写‘元’这个单位,而是改成‘型’。现在‘纸螃蟹’上大多是‘1688型’‘2888型’,我连‘8888型’都看到过,你相信8只或者10只螃蟹卖8888元吗?”

杨先生说,除了价格虚标外,“纸螃蟹”短斤缺两的问题也比较突出。大闸蟹行业根据雄蟹和雌蟹的重量依次将他们分为特级蟹、一级蟹和二级蟹,其中二级蟹里的雄蟹下限是2.5两、雌蟹2两。很多“纸螃蟹”在标注重量后有说明:“规格正负相差一至二钱属正常现象”“运输途中会有5%-7%的分量损耗”等。“说实话,这些螃蟹本来就不重,一至二钱的占比已经很高;还有些‘纸螃蟹’销售户玩文字游戏,对质疑重量的消费者表示‘标注的不是净重’,那么捆蟹的绳子也算成了螃蟹的重量。”他进一步解释。

虽然“纸螃蟹”问题多多,但监管和维权都不容易。杨先生说,“纸螃蟹”的销售方和供货方未必统一,它们与消费者也不一定在同一个城市,所以就算消费者打了维权电话,也存在异地监管的难题。

“网螃蟹”信息透明选择多

在杨先生看来,近年来兴起的“网螃蟹”要比“纸螃蟹”靠谱得多,“电商平台在争夺产地资源,无暇来产地采购的消费者也开始借助互联网货比三家。”他表示,自己的合作社已经不发“纸螃蟹”了,而是在多家电商平台开设网店,“是多少分量就写多少分量、是多少钱就卖多少钱,不用玩‘虚’的,心里也踏实。”

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查询多家电商平台也发现,比起“纸螃蟹”动辄“1688”的标注,“网螃蟹”的售价要平易近人得多。以雄4.0两、雌3.0两的规格看,4对的售价普遍在两三百元。

一些电商平台也通过产地直采的方式,进一步压缩大闸蟹的标价或重量标注“水分”。京东生鲜采购部相关人士介绍说,今年平台与阳澄湖、黄河口、洪泽湖、白荡湖等全国14个大闸蟹湖区建立了直采关系,引入当地大闸蟹养殖的龙头企业,希望为消费者提供更加丰富的选择:“‘纸螃蟹’除了价格、重量等有水分外,还存在信息不透明的问题。比如,有的大闸蟹明明不是阳澄湖产的,却说是阳澄湖产的。这对消费者不公平,对产区也不公平。要知道,除了阳澄湖,其他湖区的大闸蟹品质也很不错,完全可以堂堂正正亮出自己的产地。”他表示,电商平台直采的大闸蟹都会如实公布产品信息,“因为电商的评价体系是很成熟的,每个消费者都可以在评论中表达自己真实的声音。这对平台、商户都是一种监督。”

对于上网销售的“纸螃蟹”,电商平台也在建立约束机制以及保障措施。京东生鲜工作人员表示,之前就针对“纸螃蟹”就有“兑换无忧”“价保全年”和“死蟹包赔”的品质承诺,而今年又新增了卡券“退货减负”和活蟹“足斤足两”的两项品质保障。

山东东营市黄河口大闸蟹协会会长刘勇觉得,借助电商直采,更多湖区的大闸蟹有望打响品牌,“比如我们的黄河口大闸蟹,标准化养殖基地达到2.5万亩,年产高品质大闸蟹2500吨,也获得了农业部地理标识。可之前知道的人不多,通过互联网可以帮助我们提高知名度。”他介绍说,今年由协会牵头,当地大闸蟹养殖龙头企业在京东上开设了旗舰店,打的不仅是企业招牌,更是“黄河口大闸蟹”的地理标识,“我们相信通过网友的口碑,可以打响‘黄河口大闸蟹’的招牌。”

更多产区期待搭车互联网

相比“纸螃蟹”遭到各种质疑,“网螃蟹”似乎还承载了不少产区脱贫和产业升级的期待。

刘勇坦言,今年上网销售的黄河口大闸蟹来自当地龙头企业,“行业协会可以给他们做品质背书”;但产区里那些个体养殖户的产品暂时没有上网,“因为质量参差不齐,不能砸了‘黄河口大闸蟹’的招牌”。不过,行业协会希望借助互联网的带动作用,提高他们的养殖技术能力,“我们想通过网售大闸蟹让这些个体养殖户看到,只要品质好,就能卖出好价钱;而且电商平台直采会采取订单农业的方式,这就让个体养殖户不用担心前期投入,愿意使用更好的养殖技术,养殖更好的产品。最终,这是养殖户和消费者的共赢。”他说,通过今年的“网螃蟹”试水,行业协会计划推动当地统一养殖标准和技术,力争三年内让当地的高品质大闸蟹产量翻一番。

白荡湖基地的大闸蟹养殖户们今年也从“网螃蟹”中看到了机会并且由此受益。白荡湖基地位于安徽省枞阳县,具备不错的渔蟹养殖产业基础。但由于交通区位、销售渠道等原因,大闸蟹产业规模未能突破当地发展制约。今年,京东生鲜的买手团队发现了这里的大闸蟹,主动与当地政府联系,为当地导入成熟的供应链管理标准,帮助当地建立线上线下全渠道的生鲜大闸蟹电商销售平台。第一次,白荡湖大闸蟹成了“网螃蟹”。

对于这一试水之作,枞阳县水产局局长钱宏生觉得,不仅为当日大闸蟹提供了新销路,更有助于当地养殖户脱贫,“白荡湖大闸蟹上线京东平台后,枞阳县全县以白荡湖流域为重点的池塘、稻田生态养蟹悄然兴起,以订单加农户的水产苗种收购年逾600万元,实施的水产健康养殖工程已带动周边10个行政村入股、759户贫困户实现稳定增收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